法律咨詢熱線 :010-51297626

最高人民法院明確: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被二審法院發回重審的,死亡賠償金仍然應當按照第一次起訴時公布的賠償標準進行計算!


前言:本期推送案例為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醫療事故損害賠償糾紛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明確:人身損害賠償案件曾被二審法院發回重審,故賠償權利人要求按發回重審時間來確定死亡賠償金的標準,對此,不應予以支持。理由在于: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第一款“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規定,這里的上一年度是指當事人向一審法院起訴后,一審法院受理案件時間的上一年度,不包括之后發回重審情形。

李某明、李某娜、李某陽與山西省長治市中某醫院醫療事故損害賠償糾紛一案
——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被二審法院發回重審的,死亡賠償金是按照第一次起訴時還是發回重審時發布的賠償標準進行計算?


案件索引


一審:山西省長治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長民初字第078號
二審: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晉民終字第29號
再審: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313號


裁判要旨


人身損害賠償案件曾被二審法院發回重審,故賠償權利人要求按發回重審時間來確定死亡賠償金的標準,對此,不應予以支持。理由在于: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第一款“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規定,這里的上一年度是指當事人向一審法院起訴后,一審法院受理案件時間的上一年度,不包括之后發回重審情形。


裁判全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最高法民再313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李某明。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李某娜。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李某陽。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山西省長治市中某醫院。

再審申請人李某明、李某娜、李某陽(以下簡稱李某明等)因與被申請人山西省長治市中某醫院(以下簡稱中某院)醫療事故損害賠償糾紛一案,不服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晉民終字第2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6年6月6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87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李某明等申請再審稱(一)原判決認定案件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原判決關于“140分,患者突然出現心跳驟停,……335分,趙某平搶救無效臨床死亡的認定錯誤。相應證據有:1.甘肅仁龍司法物證鑒定所(甘仁法物[2011]臨書鑒字第253號)司法鑒定書,證明患者當日140pm心跳沒有驟停,也就不存在335pm臨床死亡事實。2.2006121日《長治市中某醫院危重病人護理記錄單》(以下簡稱《護理記錄單》)記錄患者于140pm忽然出現胸悶、氣短、呼吸急促。3.趙某平病歷2006121日【臨時醫囑】記載“140pm為患者吸氧、心電監護、口頭報病危的事實。4.2006121日【臨時醫囑】記載“130pm為患者使用西地蘭等藥物……靜推緩15分鐘,靜注后無明顯緩解。巡視病房,患者自述胸悶、氣短、煩躁……”。證明當日130pm給患者用藥15分鐘之后(145pm之后)主治醫師巡視病房時記錄患者仍能自述胸悶、氣短、煩躁的事實。5.太原警官職業學院司法鑒定中心[2008]文檢字第033號《司法鑒定報告》(以下簡稱《鑒定報告》)證明:《護理記錄單》上2006121140分關于脈搏、呼吸、血壓欄內被刪改。中某院提交的趙某平病歷資料存在偽證:1.【臨時醫囑】2006年12月1日1︰50pm記錄“1︰50pm為患者心外按壓”,證明1︰50pm心外按壓不會波擊到1︰40pm的生命體征;2.【臨時醫囑】記錄:1︰40pm為患者心電監護、口頭報病危、為患者吸氧;3.患者脈搏、呼吸、血壓各項數據能證明人的自主循環生命體征數據,而不是沒有心電反應的按壓數據,原始記錄足以證明患者當日1︰40pm心跳沒有驟停,也就不存在3︰35pm臨床死亡事實。4.相關資料證明心電圖是診斷心臟驟停的輔助檢查最可靠的形式,但中某院無法提供趙某平當日1︰40pm心跳驟停,3︰35pm臨床死亡的心電圖診斷依據。5.“放電前”心電圖英文標注“LeadOFF”提示心電圖當時為導聯脫落或導聯關閉狀態,就不能作為“心跳驟?!钡脑\斷依據?!胺烹娗啊毙碾妶D是在導聯脫落或導聯關閉的狀態下所記錄的假象直線心電圖,不能作為患者“心跳驟?!钡脑\斷依據。中某院利用(Manual)“手工”操控制作將心電圖顯示時間部位非法剪截,導致無法確定診斷時間。該心電圖沒有趙某平姓名、沒有醫師簽字、沒有檢測報告,不能作為是給趙某平的診斷依據;“放電后”心電圖顯示“患者”當時平均心率為165次,檢測時間是自動(Automatic)記錄于2006年12月1日14點02分,不能作為當日下午3時35分趙某平臨床死亡的診斷依據。原判決中“經審理查明,……事發后,原、被告就是否尸檢進行了交涉”的認定缺乏證據證明。事發后,雙方就是否尸檢問題從未進行過交涉,趙某平尸體停放數天并非李某明等自愿將趙某平遺體進行處理,而是中某院利用治安管理條例對李某明等進行威嚇下并恩準李某明等將死者尸體搬離中某院處再解決問題。(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1.中某院篡改偽造《護理記錄單》的事實。(1)《護理記錄單》首頁第一行的“0”記錄是中某院改寫偽造形成。(2)《護理記錄單》尾頁尾行的“0”記錄是偽造病歷。因為沒有全心死亡心電圖診查證明,憑遵醫囑做出的“0”記錄就是偽造證據。2.中某院偽造“放電前、放電后”心電圖的事實。(1)病歷中提供的“放電前”心電圖是偽造的。因為“放電前”心電圖是在“LeadOFF”導聯脫落或導聯關閉狀態下的假象直線心電圖。(2)病歷中提供的“放電后”心電圖是偽造的?!胺烹姾蟆毙碾妶D顯示的檢測時間是(Automatic)自動記錄于2006年12月1日14點02分,不能作為3︰35pm臨床死亡的診斷依據。3.2006年12月1日1pm【病程記錄】是偽造的。(1)該【病程記錄】中記錄“1︰40pm,患者突然出現心跳驟停,”“心外按壓持續1小時,心跳、呼吸未恢復。經搶救無效病人死亡”的關鍵事項為偽造。(2)該【病程記錄】中記錄的“放電前及放電后均有心電圖記錄”是偽造的。(三)原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1.原判決不支持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適用法律錯誤。(1)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第十九條至第二十九條各項財產損失的實際賠償金額已確定為人身損害物質賠償金,與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確定的人身損害精神撫慰金存在本質區別,而且該解釋的第三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前款確定的損害賠償金與按照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原則上應當一次性給付。法律及司法解釋對精神損害撫慰金索賠項目均有明確具體規定,而且李某明等也提出請求,一審法院卻未審查和支持精神損害撫慰金索賠項目,二審法院以“關于趙某平家屬對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事項的上訴請求,因原審法院已經支持其死亡賠償金,對精神損害撫慰金的主張不應予以支持”為由,否定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2)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第一、二、三款的規定,闡明了應根據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侵害受害人的手段、侵權行為給受害人所造成的后果來確定精神損害的賠償數額。中某院主觀惡性故意加害受害人,就其行為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同時也給受害人親人造成終身痛苦,應懲罰性的加大賠償受害人親人精神損害撫慰金,而原審法院卻只判中某院承擔涂改病歷的責任,理應判令中某院承擔偽造證據的責任、故意侵害趙某平生命權的法律責任,支持精神損害撫慰金。2.死亡賠償金的計算所依據的時間點應以二審發回重審后時間來計算,故一審法院按第一次起訴時的標準計算死亡賠償金屬于適用法律錯誤。(四)中某院主觀惡性故意加害受害人死亡:中某院對患者的違法診療是明知故犯的故意行為。1.明知患者有下肢水腫及胸腔積液患者不應快速大輸液卻仍給患者快速大輸液,違背靜脈輸液操作規范;2.明知連續十四天使用強效排鉀利尿劑藥物應隨訪電解質,卻不按排鉀利尿劑藥品說明書規定,不給患者檢測血電解質是否平衡;3.明知連續十四天大劑量給患者使用強效排鉀利尿劑藥物應見尿補鉀來平衡血電解質,卻故意不補鉀;4.明知在使用西地蘭注射液之前應先檢測患者是否存在低血鉀卻故意直接用藥(西地蘭注射液);5.明知患者沒有心跳驟停、沒有臨床死亡,卻利用偽證來掩蓋其非法停止為患者救治加害患者死亡的法律責任。(五)李某明等請求對中某院的診療行為與趙某平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關系給予司法鑒定。請求鑒定事項:1.“140pm患者突然出現心跳驟停以及335pm臨床死亡是否真實?2.給患者輸液滴速為每分鐘大約300滴的快速輸液治療肺水腫、胸腔積液是否有錯?如有錯對患者造成的后果是什么?3.中某院給患者連續十四天大劑量輸注(呋塞米與布美他尼)強效排鉀利尿劑不檢測患者血電解是否平衡是否有錯?如有錯對患者造成的后果是什么?4.中某院給患者連續十四天大劑量輸注(呋塞米與布美他尼)強效排鉀利尿劑見尿不補鉀是否有錯?如有錯對患者造成的后果是什么?5.中某院給患者連續十四天大劑量輸注強效排鉀利尿劑可能導致患者電解質紊亂低血鉀的情況下給患者注射低鉀血癥禁忌藥(西地蘭)藥物不補鉀是否有錯?不檢測患者是否低血鉀癥就直接用藥(西地蘭)是否有錯?如有錯對患者造成的后果是什么?6.中某院(改寫病歷、偽造心電圖)偽證患者心跳驟停、臨床死亡是否有錯?如有錯即可證明患者在當時還沒有臨床死亡的情況下中某院停止救治患者是否有錯?如有錯在患者還沒有臨床死亡的情況下停止救治患者的后果是什么?7.鑒定中某院的診療行為導致患者死亡的其他過錯。綜上,李某明等提出了如下再審請求:1.撤銷一、二審判決;2.改判中某院增加給付精神損害賠償金及死亡賠償金705335元;3.一、二審訴訟費用、鑒定費用由中某院負擔。

李某明等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請求中某院給付醫療費5573元、誤工費71894元、護理費2511元、交通住宿費9069.5元、住院伙食補助費420元、被扶養人生活費58713元、死亡賠償金231300元、精神損害慰撫金600000元、律師費10000元及其他費985元、鑒定費22000元。以上11項共計1022000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2006年1117日,趙某平因感冒、咳嗽和肢體輕度浮腫到中某院住院治療,經初步診斷為上呼吸道感染,決定給其進行抗感染消炎和輸液治療。121日中午130分,趙某平在輸液過程中感覺胸悶、氣短和呼吸困難,遂催叫醫生進行救治,醫生即給予吸氧、靜推處理,而患者癥狀無緩解跡象。140分,患者突然出現心跳驟停,瞳孔散大,醫院遂組織醫生進行心外按壓,心臟除顫等措施搶救,而患者的心跳、呼吸未能恢復。335分,趙某平搶救無效臨床死亡。當晚950分,死者家屬將趙某平病歷封存于醫院。事發后,雙方當事人就是否尸檢進行了交涉。后李某明等將停放醫院數天的趙某平遺體進行了處理。

由于對賠償事項未達成一致,李某明等以中某院治療行為存在過錯,未采取有效措施進行搶救,并致趙某平死亡為由提起訴訟,要求中某院賠償各項損失計100萬元。

2007年125日,一審法院受理本案后,一審法院根據李某明等申請,于20071218日裁定提取了封存于中某院處的趙某平全部71頁病歷資料。

2008年18日,中某院向一審法院提出醫療事故鑒定申請,因李某明等主張病歷缺乏真實性,不予認可,被一審法院司法鑒定中心退回。

2008年728日,李某明等提出病歷資料文件檢驗申請。

2008年1111日,太原警官職業學院司法鑒定中心作出《鑒定報告》,結論為:趙某平病歷中的長期醫囑單、臨時醫囑表、出入量記錄單、危重病人護理記錄單等11處系改寫或涂改形成。該鑒定報告作出后,雙方當事人經質證均無異議,但中某院主張鑒定結論與死者的結果無因果關系。對此,一審法院確認病歷中的改寫或涂改處涉及到趙某平診療過程中的用藥時間、用藥劑量、護理及癥狀等多方面問題。

另查明,李某明系趙某平丈夫,李某娜系趙某平之女,李某陽系趙某平之子。趙昌世系趙某平之父,趙昌世有女兒三人,死者系其小女兒。以上均為城鎮戶口。

一審法院判決:中某院應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一次性賠償李某明等294665元。本案訴訟費13800元,李某明等承擔9000元,中某院承擔4900元。

李某明等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請求:(1)改判一審法院做出經審理查明本院認為的錯誤認定;(2)改判支持李某明等一審訴訟請求;(3)改判支持李某明等一審訴訟請求的精神損害撫慰金;(4)判令中某院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律師費等相關全部費用。

中某院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2)駁回李某明等要求支付趙昌世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起訴;(3)駁回李某明等的其它訴訟請求;(4)案件受理費由李某明等承擔。

二審法院認定事實:

二審法院另查明:二審審理中,李某明又提供了一份甘肅仁龍司法物證鑒定所(甘仁法物〔2011〕臨書鑒字第253號)司法鑒定意見書。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趙某平的臨床死亡與中某院的醫療行為有無因果關系?中某院是否存在過錯責任?本案發回長治中院重審時,依李某明的申請,分別于20091224日和2010419日兩次委托司法鑒定機構對趙某平的死因及治療是否構成醫療事故,是否存在醫療過錯進行鑒定,鑒定機構分別以其鑒定目的不能鑒定由于患方對醫療機構提供的相關病歷資料存在異議,故長治醫學會終止該鑒定。一審法院無法區分其中的過錯責任。該鑒定結論做出后,李某明、李某娜父女仍堅持要鑒定,長治中院又以趙某平的病歷中當日140心臟驟停是否真實,335臨床死亡是否真實為項目進行了兩次委托鑒定,北京發源司法科學證據技術中心的答復為超出我中心法醫學鑒定范圍而不予受理,中山大學法醫鑒定中心的答復為在醫療損害責任糾紛司法鑒定中,雙方一致認可的病例資料是進行醫療損害責任糾紛司法鑒定的必要基礎,且對病例真偽的鑒定超出本中心的技術條件和鑒定能力,故本中心經集體討論后,不予受理貴院的司法鑒定申請。李某明委托甘肅仁龍司法物證鑒定所所做的鑒定,系其單方委托,中某院對其不予認可,故不予采納。至此,對趙某平的死亡與中某院的治療之間是否構成醫療事故及存在醫療過錯沒有有效的鑒定意見予以佐證?!惰b定報告》稱趙某平病歷中的長期醫囑單、臨床醫囑表、出入量記錄、《護理記錄單》等11處系改寫或涂改形成。而本案爭議的病例資料已確認存在多處改寫或被涂改的痕跡,且涉及趙某平的診療、救治過程的多方面,很難反映對趙某平醫療行為的正確性,也不符合病例資料完整性的要求,故一審法院重審認為中某院應承擔導致本案不能進行醫療事故鑒定的責任并無不妥。關于李某明等的訴訟請求是否超過訴訟時效問題,在趙某平死亡后,其家屬依常理會多次找中某院協商此事,且中某院在原一審、二審期間均未提出超過訴訟時效的主張,對中某院的該項上訴請求不予支持。關于趙某平家屬對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事項的上訴請求,因一審法院已經支持其死亡賠償金,對精神損害撫慰金的主張不予支持。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本案再審爭議焦點如下:1.中某院是否存在過錯,未盡到對趙某平的診療義務;2.原一、二審判決是否存在適用法律錯誤。

(一)關于中某院是否存在過錯,未盡到對趙某平的診療義務的問題。

關于中某院是否存在過錯問題。李某明等認為,中某院存在偽造、篡改趙某平病例資料行為:1.中某院偽造了趙某平的心電圖,其中放電前后與護士相關記錄不一致且OFF在何種情形下形成沒有說明而且沒有趙某平的姓名;2.《鑒定報告》證明趙某平病歷中的長期醫囑單、臨時醫囑表、出入量記錄單、《護理記錄單》等11處系改寫或涂改形成。其中包括2006年12月1日《護理記錄單》將原來真實數據篡改為0。對此,中某院認為,趙某平的病歷在死亡當天下午就已被封存。其中,心電圖的問題屬于專業問題,回答不了,也沒有趙某平死亡當日下午1點40分和3點35分的心電圖。而《鑒定報告》上記載的修改,不是故意篡改,沒有具體診療方式的修改,不是為了逃避責任進行的修改。其中2006年12月1日《護理記錄單》上將脈搏、呼吸和血壓修改為0,是記錄錯誤的修改,經過搶救后又恢復了。不是故意篡改病例。至于在《長治市中某醫院住院病歷》上記錄趙某平死亡當日下午1點40分出現心跳驟停,患者心跳、呼吸未能恢復的情形下,為什么《護理記錄單》上注明趙某平死亡當日下午1點40分突然出現胸悶氣短呼吸急促情況,中某院當庭表示無法解釋。
本院認為,中某院在趙某平病例資料這一問題上確實存在過錯:首先,《鑒定報告》證明趙某平病歷中共有11處文字表述系改寫或涂改形成。具體涉及到布美他尼的用法用量涂改、5%碳酸氫納的用法用量涂改、電擊除顫時間涂改、出入量小便數字涂改、趙某平死亡當日的《護理記錄單》將脈搏、呼吸以及血壓等三項數字涂改以及兩份化驗單醫生“張艷”簽名不是同一人等情形。本院庭審中,中某院以僅是對錯誤的修改,沒有具體診療方式的修改為由否認上述改寫或涂改行為構成偽造、篡改。常理而言,病歷資料記載患者診療全過程情況,一般與患者診療同步進行,故其是確認醫患雙方責任的最直接證據?;诖?,醫院理應在記載病歷相關事項時盡到謹慎小心義務,尤其是在關于診療方式的記載方面,更是如此。本案中,中某院在對趙某平診療過程中,對布美他尼的用法用量涂改、5%碳酸氫納的用法用量涂改、電擊除顫時間的涂改已經涉及到診療方式的具體應用,而出入量小便數字的修改則涉及到趙某平當時的生理體征。這些都是確定下一步診療方式的依據。故常理而言,中某院在這些涉及診療方式的記載事項上一般不應也不會出現如此多的筆誤情形。因此,上述涂改已不能簡單用糾錯來解釋。至于兩份化驗單醫生“張艷”簽名不是同一人則已不屬于文字的改動,而是有人偽造“張艷”的簽名。其次,趙某平的《住院病歷》中所附形成于2006年12月2日下午2點2分的心電圖存在明顯瑕疵,不能證明其真實性。第一,心電圖中英文標注“LEADOFF”,顯示心電圖當時為導聯脫落或關閉狀態;第二,該心電圖沒有記載趙某平姓名、醫生姓名且記錄時間為下午2點02分,而非診斷趙某平心跳驟停的下午1點40分或確認死亡時間下午3點35分。至于在此之前和之后兩個關鍵時間點,中某院卻當庭表示沒有心電圖,這也與常理不合。正是因為中某院在制作上述病歷資料問題上存在過錯情形,才使得一審法院兩次委托鑒定都因病歷資料問題未果,進而無法通過鑒定方式查明趙某平死亡的真實時間和原因。雖然李某明等再審又提出申請死亡時間和原因等的鑒定,但在本案原有病歷資料因涂改等無法客觀全面反映當時實際診療情況,一審法院兩次委托鑒定都被鑒定機構退回的情形下,再次委托鑒定已無必要。
關于中某院是否未盡到與當時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問題。李某明等再審還主張中某院具體診療措施不當。表現為:1.趙某平住院期間診斷病情時,曾有多達十幾種診斷,但每一項均不足以致命;2.趙某平住院診療直至死亡期間,中某院沒有關于病情加重的告知;3.中某院至今對死亡原因無法解釋;4.中某院對趙某平輸液過快導致胸腹積水,在長達14天時間,都沒有對趙某平進行檢查。對此,中某院認為,趙某平入院后,中某院采取了合理診療措施,所診斷的主要癥狀都有依據而且水腫之后已采取措施。
本院認為,中某院在對趙某平進行診療過程中,未盡到與當時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第一,中某院對趙某平的化驗存在瑕疵,未盡到診療義務?!惰b定報告》已證明趙某平的兩份化驗單上醫生“張艷”的簽名是冒名簽字。雖然該瑕疵本身并非修改化驗內容及其結果,但如果負責化驗的醫生都無法確認,則不能保證該化驗是由具備相應資質和技能的主體完成。相應地,該化驗結果的準確性就很難保證。而化驗結果本身又是進一步診療的基礎,故中某院未盡到與當時醫療水平相應的化驗義務;第二,中某院不能提供趙某平死亡當日的正常心電圖,未盡到診療義務。從《住院病歷》中所附心電圖可知,該心電圖上沒有標明患者姓名、檢查醫生姓名等,無法確認該心電圖的真實性和與趙某平的關聯性。而且,心電圖的記錄時間為下午2點02分,而非診斷趙某平心跳驟停的下午1點40分或確認死亡時間下午3點35分。至于后兩個關鍵時間點,中某院卻當庭表示沒有心電圖但不能作出合理解釋。第三,《鑒定報告》顯示,中某院曾多次對趙某平的靜脈輸液速度進行涂改,而靜脈輸液速度快慢屬于診療范圍。除此之外,趙某平死亡當日的《護理記錄單》將下午1點40分趙某平的脈搏、呼吸以及血壓等三項數字分別由144、17、60均涂改為0,但在“病情及處理”一欄中又載明患者于1點40分出現胸悶、氣短、呼吸急促等癥狀,這與前三項數據為0的記錄矛盾。而且,該記錄單關于瞳孔一欄并無任何記載,這顯然與《住院病歷》中關于同一時間“瞳孔散大約5MM”的記載不一致。

(二)關于一、二審判決是否存在適用法律錯誤的問題。

本院認為,一、二審法院不支持精神損害撫慰金所適用的法律錯誤。一、二審法院認為,死亡賠償金與精神損害撫慰金是二選一關系,趙某平親屬只能選擇其中一項提出主張。二審法院作出上述認定的依據是2001年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殘疾的,為殘疾賠償金;(二)致人死亡的,為死亡賠償金;(三)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從該條文看,確實將死亡賠償金認定為精神撫慰金。但該條文已經被2004年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修改。根據該解釋第三十三條“賠償義務人請求以定期金方式給付殘疾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殘疾輔助器具費的,應當提供相應的擔保。人民法院可以根據賠償義務人的給付能力和提供擔保的情況,確定以定期金方式給付相關費用。但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前已經發生的費用、死亡賠償金以及精神損害撫慰金,應當一次性給付”可知,死亡賠償金已經從精神損害撫慰金中獨立出來,屬于和精神損害撫慰金各自獨立、并列的給付項目,當事人可以同時提出主張。
由于中某院存在過錯且未盡到與當時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故中某院應對趙某平的死亡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李某明等在再審中提出支持其一審提出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和增加死亡賠償金的再審請求。其中,李某明要求增加死亡賠償金的理由是本案二審曾發回重審,故應按發回重審時間來確定死亡賠償金的標準,對此,不予支持。理由在于,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第一款“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規定,這里的上一年度是指當事人向一審法院起訴后,一審法院受理案件時間的上一年度,不包括之后發回重審情形。至于精神損害賠償數額的問題,綜合中某院在病例制作和診療方式等方面的過錯程度、趙某平死亡至今已達十年給李某明等造成的持續痛苦以及山西省長治市當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諸多因素,酌定精神損害賠償金額為30萬元。也即中某院應在一審判決基礎上向李某明等增加給付30萬元。

綜上所述,李某明等的再審請求部分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晉民終字第29號民事判決;
二、變更山西省長治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長民初字第078號民事判決為:山西省長治市中某醫院應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一次性賠償李某明、李某娜、李某陽594665元;
三、駁回李某明、李某娜、李某陽其他上訴請求。


延伸閱讀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22修正)

第十五條   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第二十二條   本解釋所稱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職工平均工資,按照政府統計部門公布的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經濟特區和計劃單列市上一年度相關統計數據確定。

“上一年度”,是指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統計年度。

2、關聯案例 | 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與虎某利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

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與虎某利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

——交通事故賠償案件被二審法院發回重審后,死亡賠償金能否適用發回重審時公布的賠償標準?

【案件索引】
一審:河南省方城縣人民法院(2020)豫1322民初140號
二審: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豫13民終2174號

【裁判要旨】
本案系侵權責任糾紛,而侵權糾紛中的死亡賠償金是對死者家屬或被撫養、贍養人因死者死亡而造成的未來經濟損失的一種補償,并不具有懲罰性質,從公平角度出發,不能因案件審理中出現延遲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間的因素,進而加大賠償義務人的民事賠償責任。此外,重審程序以原審為基礎,不能完全等同于一審程序,且從立法的本意出發,民事賠償數額應以侵權行為發生時的社會經濟水平予以確定,故一審法院按照原一審的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年度計算三上訴人的相關損失,符合法律規定,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裁判全文】
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0)豫13民終2174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王某蘭
上訴人(原審原告):蘆某山
上訴人(原審原告):蘆某某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虎某利

上訴人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因與被上訴人虎某利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不服方城縣人民法院(2020)豫1322民初14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上訴請求:1、撤銷原判,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2、本案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事實與理由:1、一審判決按原判時的標準計算賠償缺乏法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五條明確規定,計算賠償依據中的上一年度指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年度,本案因交通事故認定書將肇事人虎某利身份信息列錯,而導致原判撤銷,發回重審,此一審與一般的發回重審的一審有原則性區別,應按現標準計算賠償。2、即使參照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313號民事判決,也應充分考慮交通事故發生導致上訴人親屬蘆某棟死亡,至今已達13年,上訴人未得到賠償給上訴人造成的持續痛苦,結合被上訴人自2007年判決后一直故意躲避不予賠償的重大過錯,致使上訴人長期奔波討債及十幾年來物價上漲等因素,應增加賠償精神損失等40000元。

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法院依法判令:1、因交通事故造成王某蘭、蘆某山之子蘆某棟死亡的各種損失160068.49元。2、訴訟費等由虎某利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2007年2201930分,蘆某棟駕駛豫R×××**號兩輪摩托車由南向北行駛至S103215KM900M處,在撞傷由虎某利駕駛的豫D×××**號昌河面包車因臨時停車下車到路邊的乘車人呂海軍后,又追尾撞在豫D×××**號車上,造成蘆某棟經搶救無效死亡,摩托車乘坐人宋某玲受傷的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蘆某棟負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虎某利負次要責任,呂海軍負次要責任,宋某玲無責任。事故認定書上顯示虎某利住葉縣××村鄉和平嶺村××組。因賠償問題未達成一致,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提起訴訟,方城縣人民法院于2007121日作出(2007)方民初字第252號民事判決書,呂海軍提起上訴,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515日作出(2009)南民一終字第175號民事判決書,上述判決書中均顯示虎某利住葉縣××村鄉和平嶺村××組。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以葉縣的虎某利不是本案的實際肇事人,虎某利身份有誤提起再審,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1217日作出(2019)豫13民再123號民事裁定書,以葉縣的虎某利不是適格的被告為由,撤銷(2009)南民一終字第175號民事判決及(2007)方民初字第252號民事判決,發回方城縣法院重審。

另查明,事故發生時虎某利向交警部門提供的駕駛證上顯示:虎某利,男,1984年7月生,住址河南省××村鄉和平嶺村××組。2007年7月20日虎某利以變更地址和身份證號為由申請變更機動車駕駛證,變更為虎某利,1985年3月22日生,住河南省××河鎮東關村××文化路××號。2006年河南省農民人均年純收入為2870.58元,人均年消費支出為1891.57元。2006年度河南省職工平均工資為16981元/年。(2009)南民一終字第175號民事判決書判決呂海軍、虎某利分別賠償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醫療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撫慰金、被扶養人生活費25461.33元,呂海軍已經按該判決義務履行完畢。因呂海軍已經履行了賠償義務,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申請撤回對呂海軍的起訴。

一審法院認為:虎某利的身份已經查明,本次交通事故事實清楚,依據事故認定書,虎某利、呂海軍負事故的次要責任,酌定虎某利、呂海軍各承擔20%的賠償責任。依據法律規定,虎某利應當賠償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因事故造成蘆某棟死亡的醫療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對于上述項目的賠償標準,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計算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的上一年度是指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統計年度,這里的上一年度是指當事人向一審法院起訴后,一審法院受理案件時間的上一年度,不包括之后發回重審情形,故應當按照2006年的標準計算賠償數額。蘆某棟的醫療費為2381.41元;喪葬費為上一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以6個月總額計算為8490.50元;死亡賠償金為2870.58×20=57411.60元;蘆某某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為1891.57×17÷2=16078.35元;交通費酌定為500元。以上合計84861.86元,由虎某利承擔20%16972.37元,精神撫慰金酌定虎某利和呂海軍分別承擔10000元。以上虎某利應賠償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損失共計26972.37元。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撤回對呂海軍的起訴系其對自身權利的處分,符合法律規定,予以確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一百一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第三十五條之規定,判決,1、虎某利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因交通事故造成蘆某棟死亡的各項賠償款26972.37元。2、駁回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系侵權責任糾紛,而侵權糾紛中的死亡賠償金是對死者家屬或被撫養、贍養人因死者死亡而造成的未來經濟損失的一種補償,并不具有懲罰性質,從公平角度出發,不能因案件審理中出現延遲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間的因素,進而加大賠償義務人的民事賠償責任。此外,重審程序以原審為基礎,不能完全等同于一審程序,且從立法的本意出發,民事賠償數額應以侵權行為發生時的社會經濟水平予以確定,故一審法院按照原一審的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年度計算三上訴人的相關損失,符合法律規定,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及第十一條之規定,原審法院綜合考慮事故各方的過錯程度、侵害的行為方式、侵權人承擔責任的經濟能力等因素,酌定虎某利賠償三上訴人精神撫慰金1萬元并無違法之處,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綜上所述,上訴人王某蘭、蘆某山、蘆某某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章分類: 法律知識
分享到: